中心城区和商业中心每小时停车费30港币

2019-09-19 09:39

相比之下,优先发展公共交通战略在我省尚未得到深入实施,“等车久、乘车挤、行车慢、服务差”等问题一直存在,多部门统筹发展机制未完全确立,资金、土地、路权等关键要素得不到保障,企业经营困难,行业可持续发展能力不足,这些问题已严重影响了我省城市公共交通的健康发展。

上个月底,轩辕故里站和航海路站两个收费站通车,郑州市出入市口是否从此通畅?记者在柳林站上连霍高速,沿途向西行驶,远远望去,看到花园路站、惠济站、沟赵站匝道上星星点点、密密麻麻的亮光。走近后才发现,这不是灯光,而是正在高速上排队等候下站的汽车车灯。

他建议,我省相关部门要尽快研究制定《河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城市优先发展公共交通的实施意见》,进一步细化工作目标,完善综合扶持政策,为城市公共交通资金投入、土地开发、路权优先、运营管理等提供法律法规保障,推进国家有关优先发展公共交通政策顺利实施。

金水路是郑州市连接东西的重要干道,全天车流量都非常大。1月8日~10日早高峰期间,记者驾车从金水路自西向东行驶发现,相比之前,车流量有所减少,但依旧不太好走,整段都在走走停停,时速平均在20公里以下。

交通喜事连连,拥堵是否依旧?

近日,记者分别在早晚高峰期以及周末进行了打探。

马路成了停车场,公交车一不小心连成了“火车”,超级跑车有可能被小电摩瞬间超越——这样的场景,在郑州稀松平常。

地铁开跑,三环高架通车……郑州交通状况是否好转?

看着城市道路上一条条长长的车龙,要知道堵的不仅仅是车,堵的更是人心。该给交通拥堵下一剂怎样的猛药,才能解堵,解人心?河南“两会”前,且看大河报记者的实地调查。

愈演愈烈的交通拥堵,让很多人将期望寄托在公共交通上。今年省两会期间,省政协委员魏兴斌提出,想要治堵,只能靠提升公共交通魅力,让更多人愿意弃车出行。

上个月底,郑州市交通喜事连连,三环快速路高架桥通车、地铁一号线一期工程开跑、2条出入市口打通。那么,郑州施工的“阵痛”是否已稍减?路况能否就此获重生?

对于这组数据,有市民认为,地铁开通后,金水路的小汽车比以前少了点,可相比之下,道路依旧不够用,全段依旧拥堵。“和金水路平行的主干道中,目前陇海路在施工,农业路和东风路一直非常拥堵,分流的能力都非常有限。”一位市民认为,想要金水路摘掉拥堵的帽子,还得等陇海高架桥施工后。

建议

“公共交通便宜又环保,为啥还是有人不愿意坐公交车?因为公交车不够方便。”魏兴斌说,公交车不能准时到达,经常误时,让上班族很困扰。另外,公交车有时不能直达指定地点,有的时候需要换乘,甚至要换乘两三次。还有就是,很多公交车人多拥挤,挤不上去,尤其是上下班高峰,这无疑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不便。

这种寸步难行的场景,在花园路下桥时同样上演。目前,北三环高架桥只修到华北水院,高架桥车辆都在花园路下站,由于桥下部分正在施工,所有车辆都从一个匝道分流,下桥时需要排队。

本报记者“两会”前实地探访,发现不少地方拥堵依旧

公共交通分担率跟不上“国际节奏”

昨日上午,记者从郑州北三环自西向东行驶,行至花园路至中州大道这一段时,桥下比较拥堵。记者 白周峰 摄影

施工多年的地铁通了,三环高架桥上车辆也能飞驰了,可为啥拥堵还在久久“缠绕”郑州?在采访中,我省多名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将矛头指向公共交通系统,认为我省的公共交通分担率不足,公交基础建设滞后。

三环高架桥终于在千呼万唤中通车,记者体验时发现,高架桥上比较好走,从花园路上桥后西行,沿途车辆不多,可以保持80公里的时速行驶。不过,在桥上与桥下接驳时,却没那么轻松了。在北环文化路下桥后,车辆立即堵成一锅粥,电动车、路上行人搅在一起,车辆陷在其中寸步难行。

出台发展公共交通实施意见从法律上予以保障

如今,世界上有很多公共交通发展非常好的城市,如巴西的库里巴蒂、韩国的首尔、日本的东京、加拿大的温哥华,以及我国的香港等。省政协委员高委认为,这些城市都是经历了交通拥堵的阵痛后,采取了优先发展公共交通与提高小汽车使用成本并行的政策。

来自郑州交巡警支队的统计显示,地铁通车后,金水路与紫荆山路交叉口以东至中州大道区间早晚高峰的流量从6250辆/小时下降到5717辆/小时,减少了8%,平均车速从18.3公里/小时提高到20.6公里/小时,提高了12.6%。

金水路:高峰期车辆下降,道路依旧拥堵

“你在哪里?”“我堵在路上了。”——这样的对白,成为市民口头禅。

他表示,以香港为例,其管理经验是一方面优先发展城市公共交通,为群众提供四通八达、运行高效的公共交通系统;另一方面通过采取措施,提高小汽车的拥有和使用成本,控制小汽车增长速度:一是对小汽车征收相当于车辆价格100%~150%的税额;二是提高燃油税标准,在20港币/升的燃油价格中有50%是燃油税(公交企业不缴纳);三是提高公共停车位的收费标准,中心城区和商业中心每小时停车费30港币。这样的政策使得香港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,小汽车仅增长了不到10万辆,90%的市民出行依靠城市公共交通,实现了绿色出行。

三环高架:桥下不好走,下桥要排队

高速口:每逢周末,进郑得排队下高速

他建议,想要减少拥堵,就得减少市民买车的欲望,首先需要公共交通跟得上。不仅要增加对公交运营公司的补贴,增加公交车数量,还要合理规划线路,增大乘坐空间、缩短人们的等待时间。

目前,我省城市公交分担率最低的仅4%,最高的为26%,与世界上高达60%的城市相比差距较大。

分析

逢周末必堵,让每周往返于郑州和洛阳两市的赵先生非常焦灼,为了避开堵点,他特意等到夜里十点之后才入市,周一清晨离开郑州。虽然免除了堵车之扰,却不免辛苦劳累。